Q阿金妮拉结

瓶邪索引

瓶邪tag统计:

主页属性:


瓶邪不拆不逆,拒绝瓶/邪女友粉言论。


书剧分离,禁止影视化相关


书剧分离,禁止影视化相关


书剧分离,禁止影视化相关


重要的话说三遍。



写完这篇正好赶上官宣,那就顺便说一句,提议剧粉开一个剧版专属tag,比如#剧瓶邪#、#剧张起灵#、#剧吴邪#。审稿工作量真滴很大了,请互相体谅吧。



一、原作入坑指南




阅读顺序:盗墓笔记全篇章检索(微信公众号: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获取地址:原作整理list ( @瓶邪817 )...

瓶邪索引

瓶邪tag统计:

主页属性:


瓶邪不拆不逆,拒绝瓶/邪女友粉言论。


书剧分离,禁止影视化相关


书剧分离,禁止影视化相关


书剧分离,禁止影视化相关


重要的话说三遍。



写完这篇正好赶上官宣,那就顺便说一句,提议剧粉开一个剧版专属tag,比如#剧瓶邪#、#剧张起灵#、#剧吴邪#。审稿工作量真滴很大了,请互相体谅吧。



一、原作入坑指南




阅读顺序:盗墓笔记全篇章检索(微信公众号: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获取地址:原作整理list ( @瓶邪817 )...

【瓶邪/目录】原著中的瓶邪糖

瓶邪817:

本合集整理了原作(包括本传、藏海花、沙海、贺岁篇、十年篇、重启及各种零碎短篇)中有关瓶邪的部分,并收录了部分访谈、作者微博以及微信推送中包含CP信息的内容。持续更新。


*整理顺序参考原作整理list


*访谈内容来自盗墓笔记吧和三叔访谈整理


*部分考据来源于专楼,感谢各位参与讨论的gn。



一、原作总结


【瓶邪】从本传到重启——原著糖整理


【瓶邪】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瓶邪】原著中哥对邪的态度变化


【瓶邪】瓶和邪在原作中有哪些肢体接触



二、原作分析...


水E:

红蝶 美智子
尝试的第一个监管者【虽然疯狂被虐(╯‵□′)╯︵┻━┻】
下一个监管者我也拿不定什么主意,打算根据评论里哪个被喜欢的更多好了....

希望喜欢XD 没有眉毛我画的可能怪怪的?

【周叶周】十九万光年

木卜:

 一百粉点梗
星际au
世界观参考《安德的游戏》
2w字一发爽
————————————


      1.
  随着难听刺耳的尖锐声戛然而止,满是锈迹的铁门毫不留情的关闭。
  


  2.
  周泽楷借着窗口外传来的微弱光线,堪堪看清牢房内的摆设。
  只有一张木板床,床垫是棉的。他怀疑这张床是人类在22世纪刚刚开始探索外太空适宜居住星球时顺便带过来的。木材和棉布这两种东西现在仅存在于历史书上“古代人的生活方式”这一章了。
  牢房小的只能容纳下一张床和一个人了,四面的高合金墙反射着光线。
  周泽楷站在窗口前,那颗散发着微弱光...

【战队看门老大爷中心】他已经不在这里

七月流莺:

上篇·我依然还在原地


【微草篇】


 


小何到微草来的时候是老何给他面试的,老何待在微草十几年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微草俱乐部平常也没什么事情要他们做的,也就是偶尔接一下快递,偶尔驱散一下蹲点的粉丝,除此之外就只能泡泡茶唠唠嗑了。


 


老何挺话痨的,闲着没事就喜欢拉着小何的手跟他讲一些老掉牙的故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小何不相信老何这样的一把老骨头当年能够拳打魏琛脚踢方世镜,把他们吓得现在都不敢出现在微草。


 


不过也是,他们连荣耀里都没怎么看见了,怎么...

庆祝喻黄日是什么鬼?八月最先想到的难道不是给我过生日吗?(喻黄)

Lester莱斯特:

《Up Day》(上天)通贩:点我 


《大学室友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乔乔的本。通贩链接:点我



魔性OOC


因为插图片很累所以很久没写啦~这次更新当做提前的生日贺文吧~


然后和乔乔 @慕乔King 一起找小伙伴们做了《喻黄八卦报》第二期,乔乔应该发宣了。


另外我自己也做了个无料本,数量不多,发宣什么的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想要的妹子可以稍微关注一下哈~


最后提前祝剑圣大大生日快乐啦~



前文:


如何正确的安利黄少天吃...

Mr.P:

豹猫长这样,Tony是它的Q版😉

君穸Kicomi:

是本人了23333

问津_:

真实

鄉音田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了

分道经路:

十分真实了

吃土的伊灵(ㅇㅅㅇ❀):

是本人了

竹染轩阴:

过分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莫染_:

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

【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

盏鹤:

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我曾经见过一尊神

七月流莺:

“我曾经见过一尊神。”老妇人说。
她耷拉的眼皮掩盖住了浑浊的黑色眼珠里的所有情绪,像是打盹也像是在沉思,之后她再也没有说话。


无论我们怎么询问她不愿意说话,投给我们没有情绪的平和的目光,那眼神是宁谧的也是死寂的,仿佛有生命在黑色的潮水里逐渐溺亡。
我拉了拉主编的袖子,跟他说我们不要打扰她了吧,主编很执拗,瞥了我一眼继续跟老妇人做思想工作。跟她说这么多么重要的资料对人类对历史研究有多么大的价值。


“我的胸前有很大一个伤口。”她说。
“曾经有一个人为我缝上,系好绷带,它长出了新肉,现在你们要把它重新撕开吗?”她越过主编看向我。
我一直在看她的眼睛,她脸上的表情总是寡

© Q阿金妮拉结 | Powered by LOFTER